阿德勒和荣格——修正的弗洛伊德

2016/10/18 15:25:36来源:作者:点击:0 字体:

也许,弗洛伊德本人一直怀着这样的愿望,即希望精神分析能成为由奉他为领袖的彻底的志同道合者所参加的统一运动。但事实是,还在弗洛伊德在世的时候,他所创立的这个学派便出现了分裂。他亲自选定的两个衣钵传人——阿德勒和荣格,先后与他分道扬镳而另立门户。阿德勒创立了“个体心理学”,荣格则创立了“分析心理学”。在此,我们沿用有的学者的命名而把阿德勒和荣格的理论称为“修正的弗洛伊德主义”。

不过,如果是在具有“教主”心态、性格比较偏狭的弗洛伊德本人看来,就不会承认阿德勒和荣格所做的工作是对精神分析学的修正,而是背叛,至少是离弃。在《精神分析运动史》(1914)和《我的生平与精神分析》(1925)两书中,弗洛伊德分别用这样两段话表现了他对阿德勒和荣格的看法和态度:“现在我要把两个逆行性的趋向比较一下。这两个趋向都表现出了对心理分析的离弃,他们是一类东西,两者的表现都有利于通俗的偏见,都坚守那些可以说是从永恒的观点产生出来的见解。”“荣格试图抽象地解释心理分析的事实,而不考虑个性的特点和个性的经历。因而,他只好指望于躲开对婴儿性欲和俄底浦斯情欲综合感的承认的必然性,以及对婴儿进行心理分析的必然性。而阿德勒,看来离心理分析更要远些,他完全否定了性欲的作用,他只用求权意志和个体对补偿自身缺陷的渴求,来解释性格的形成,以及神经官能症的产生,他把心理分析的一切心理学成就全抛弃了。”